=灰鸮/骆柒闻/Owls/太医。
超难产型相声文手:D
这里是大型垃圾堆放场:D
坑多且杂,最近沉迷宝石之国:D
在宝石之国这里是个过激派,不希望有人给我推原作向宝石【肉体化除外】的车,因为设定上根本不可能:D
谢谢合作:D

望周知

【锤基pwp】Young God

……
【该猫头鹰已死亡】

林远道:

*欧美下水初试,单纯做作的pwp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索尔几乎不做梦。



他一度将这归功于神族的生性,并是“梦必有其所预兆”这一派学说坚定不移的支持者。他刚长出胡子的那年,甚至频频在仙宫广场上为此与人辩论至大打出手。



这样的情况持续直到他弟弟的加入,年轻的邪神用金叉切割着涂满蜂蜜的牛角包,对他滔滔不绝的叫嚷浑然不闻。当他的早餐和他的辩词陈述一起结束时,洛基擦着嘴角对他说,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如此单纯地沉迷于搏斗的乐趣,如果你能看进去哪怕一页书,相信你今晚...

【锤基·皇婚·涉及剧透】开车一发完,同来点亮官方的那盏灯

太好吃了uwu谢谢您,谢谢款待,您是神

锡兰之红:

《I'm Here》


简介:在Loki和Thor劫后余生回到船上以后,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……


cp:Thor&Loki


声明: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官方和对方!这站拉了的灯,我要把它给点亮!如果有OOC都是我的锅!



链接走这儿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70112151246709


如果挂了随缘:http://www.mtslash.net/thread-239465-1-1.html



死魂灵

这位是神吧……疯狂赞美【暴哭】

厌茶:

*安特库×法斯


  我不说安特库消失,也不能把他定义为死亡:哪怕现在无论我怎样呼唤他,他不再回应,怎么寻找也找不到他,他不在任何地方了,我也不要说他是死了。
  他在我脑子里还是最初的苍白:他诞生于严寒里,从发丝眼睛到嘴唇四肢,都宛如白雪捏造。他只要拔出刀剑,这个世界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他,也没有人能够让他败下阵来。我们都说冬天的安特库很强,但是总不会把他拿来和波尔茨进行比较。安特库没有看见过春天,他的世界就是白雪构造,鸟语花香对安特库而言是陌生的,他从来没有见过太阳,他的眼睛里永远没有春天绿水倒映下去。
  我隐约记得(也只是一...

Light.

*夭寿啦,三百六十五流lowb难产文手产出啦

*角色属于市川后妈【划掉】老师,ooc属于我

*是真的ooc

*太ooc了

*辰砂我对不起你

*我拉低了tag粮的质量

*可能是脆皮组

*大概辰砂→法斯,【虽然】最好不要当单纯的cp文看【但你写的难道不是cp向吗】

*纯动画党注意,这里有到漫画52话为止的相关剧透

*是刀【伤口撒盐.jpg】

「我是个一无所有的家伙。什么也做不了,只要靠近就会伤害别人,因此只能让自己活在沉沉的夜色里。」

「可是那样受人宠爱的你,却连这样的我都想要拯救。」

「多么愚蠢啊。」

「可又是多么耀眼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辰砂在夜...

去月球

呜呜呜呜我的妈神仙写文吧——

治愈之种:

1.法斯/辰砂
2.截止至漫画61话的剧透

法斯法非莱特回来了,身着与去时迥异的崭新行当,倒挂在山崖洞口,短披风沿重力垂下,像一只白色的蝙蝠。这样的寒暄已经并非初次了,辰砂对此感到熟悉,却无法感到任何喜悦。
每次,它仿佛知晓它就在这里一样准时出现在海蚀崖上,或者丢了腿,或者丢了头。更多的时候,在它对孤注一掷的岔道也感到迷茫时,在它的伟大冒险暂且告一段落时,自觉或不自觉地,它会来这里。可是,辰砂想,我不是指南针,不是启明星,不是博物志。法斯甚至从来没有完成过博物志的编纂。无疑,这是一份适合保全小命的工作,但它是绝不会满足于此的。它是天生的冒险...

so scare
最近关注的一些太太为什么回fo我
我这么垃圾
惶恐
只能说一句
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
您是神

恶魔和神父

自由心证吧:p

白昼。
尖顶的哥特式教堂内,彩色琉璃画折射斑斓的光。那光被巧妙地引向了至高无上的所在,当中受难之圣神身上便多了一层奇妙的光芒。除此之外四周却昏暗得只有点起蜡烛,整个圣堂才能被照亮。
在十字架的正前,祷告台之上,一位神父低着头默祷。他双手十指相扣举至胸口,在那儿,神父用绳挂着一个传道人十字架。他闭着眼,面貌安详,双唇微动,默念祷词。偌大的圣堂寂静无声,只有蜡烛静静的燃烧。
打破这段肃穆而神圣宁静的是忽而刮来的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风。这风把教堂里的大部分蜡烛吹熄,只留下了神父周围一小圈蜡烛勉强维持着它们微弱的照明。
神父好像知道这风的来历。“你来了。”他开口,连眼睛也没有张开。
祷告台下一排...

随便写的《百年孤独》后感【……】



唔知自给系度写乜

心里有些狂乱的思想,不知道能否表达出来,不行也就罢了。

嘲鸫飞过了天空在蓝色的画布上留下一串飞机云。今夜的满月是如此迷离,颜色妖娆的变换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。啊,这样一来就明白了为何ji女妖女总偏喜月,原是因为那清纯中散发的妖冶,只要一息便夺人芳心再无反抗余力。啊,颠来倒去的酒杯里没有一滴美酒,只有无聊的银狐和白狐在杯中变成肉糜再也没有办法笑啊叫啊,嘴里发出清脆而丑陋的欢叫——你们管那叫歌声对吧?

风是多好的一件东西啊,他可以卷走一切带来一切,过去未来无比永恒又无比脆弱,是连存在都没办法认可的渺小懦弱东西。高高的庙堂上坐着囚犯,法官身陷囹圄还大放厥词,最后赢的也仍然...

某击鼓养成的东西

我是画手里唯一一个文手【……】

清晨。

太阳还没有将它的光芒撒入窗台的时候,某个房间里闹钟就响起来了。

“铃铃铃铃——————啪。”

一只从旁边床铺的被窝里伸出的手拍停了闹钟。随后手的主人爬起来,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,将视线投向闹钟的表盘上。

“嗯……时间还早。”

然而这人并没有立刻倒头睡回去,而是慢慢的支撑自己的身体坐起,随即下了床。她揉了揉自己那头剪的极短的染成酒红色的短发,走到电脑桌前面坐下。打开显示屏,亮起来的屏幕上还留着睡前她没关的搜索引擎页面。

她坐了一会儿,好像在想什么。刚刚睡醒的大脑运转得好像并不顺利,半晌,她才往搜索栏里输了什么,而后按回车搜索。

搜索引擎很快便...

© 灰号鸟_万年瓶颈 | Powered by LOFTER